荒街





深夜裡,街角上,


夢一般的鋒芒,
煙霧迷裹著樹,




怪得人走錯了路...






塔影


半輪殘月,
和著這寂寥,

荒街...

沉瀉在眠熟的波心。




深深的黑夜,
依依的塔影...

濛濛的燈彩,

纖纖的波鱗...








難得...

難得 ,夜這般的清靜,
難得 ,爐火這般的溫情,
更是難得 ...無言的相對。

一雙寂寞的靈魂,

也不必籌營, 也不必評論,
更沒有虛矯, 猜忌與嫌憎。

只靜靜地坐對著一爐火,
只靜靜地默數遠蒼的更,

喝一口白水 ,朋友...
潤潤你乾裂的口唇,
你添上幾塊煤, 朋友...
一爐的紅焰感念你的殷勤,
在冰冷的冬夜 ,朋友...
人們方始珍重難得的爐薪...,

在這冰冷的世界,
凝結了少數同情的心...。




我有一個戀愛

在冷峭的暮冬的黃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 ,在風雨後的山頂,

永遠有一顆 ...萬顆的明星 ...。

山澗邊小草花的知心,高樓上小孩童的歡欣,
旅行人的燈亮與南針,萬萬里外閃耀的精靈,

我有一個破碎的靈魂,像一堆破碎的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裡,飽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與柔情,
我也曾嘗味 ,我也曾容忍...
有時階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傷, 逼迫我淚零...。

我坦露我的坦白的胸襟,獻愛與一天的明星,
任憑人生是幻是真,地球存在或是消泯,

太空中永遠有不昧的明星...。  

 

PS:本文改編自志摩詩集~「難得,深夜,月下雷峰影片,半夜深巷琵琶,我有一個戀愛...。」
Potos:2003年11月25日 ,攝於Clermont-Ferrand克城舊城區,深秋夜,..。

Music~Ne me quitte pas,Jacques Brel(1929~1978)~上世紀,法國一個不朽的男歌手。






「……總覺得你像是個去了遠方旅遊的朋友,常會忍不住想到現在的你過的好不好?又發生了什麼快樂或悲傷的事?……」,那邊...你...留了言。

「我的出發是單獨的,我的旅程是寂寞的,我的前途是蒙昧的。……但在這道上摸索的,不只我一個;旅伴實際上盡有,只是彼此不曾有機會攜手。」──...徐志摩的詩....是這一方的..回覆...。

創作者介紹

法國生活日記

france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