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0日, 一早我們先暫時離開Lourdes,到離這裡四十公里遠的另一巴斯克地區大城~Pau波城遊覽,到了Pau 這裡,已經不再是之前一直活動的Midi-Pyrénées省了,人民除了法語外,還講著另外一種巴斯克地方方言。



Pau波城巡禮~Chateau Henri IV城堡與花園


自1968年發生在西國北部與法國西南部的巴斯克地區的流血獨立運動後,這座城也數度有些許巴斯克武裝分離份子團體艾塔(ETA)的示威事件發生,不過我們不太在意這點,因為除了街頭一些旗幟,街上大部份的人還是講著普通法語 ,感覺不到有什麼特別不同的地方。

Pau這城不愧是法國西南庇里牛斯山旁的主要城鎮,放眼望去,主要街道上該有的商店似乎都有,感覺其商業經濟活動非常的發達, 一般在鄉下城鎮難以見到的名牌商家一應俱全 ,只是這城可以觀賞的旅遊景點似乎不多,除了沿著山丘城緣的庇里牛斯大道,可以遠眺峻美的山型外,傳說頒發南特昭書, 結束宗教戰爭的法國國王亨利四世也在這附近出生 。

或許是我們沒有走透透, 波城彷彿只有這個具有文藝復興氣息的亨利四世國王城堡跟一兩座噴泉可以遊覽了。


聖女的家與床、山上城堡還有我們的美女壽星



下午又回到聖地露德Lourdes,簡單的再逛一下市區 ,原本想要爬上飯店附近那座建在山岩上的中古世紀軍事城堡,想不到遇上星期二城堡不開放,真是不巧。

只好沿途隨意看看, 想不到這才發現, 原來遇見聖母瑪麗亞的聖女伯爾納德的家與出生地的磨坊,就在我們住的旅館十公尺旁的巷子裡,算是非常有緣份。

據說聖女伯爾納德小時家境清苦,父親本來以賣酒為生,後來家人改以幫傭賣米餬口,所以家也搬了幾次,因此出生地跟她後來的家有所不同,但兩者實際相距不遠,就在一旁不遠。

我們分別參觀了這兩個地方,觀看了解了一些聖女的早期的成長環境與遺物,也大致領略了十九世紀法國平民的生活作息狀態。(如想多了解有關聖女伯爾納德的生平,請參酌2003年6月24日發行的電子報*聖女伯爾納德,Sainte-Bernadette* )


聖母在露德Lourdes顯現,也使伯爾納德和露德這地方,成為眾人的焦點




接聖水囉!!

2004年是庇護九世教宗宣佈聖母無染原罪為教會當信的道理一百五十週年紀念年。

而 Lourdes這裡是聖母瑪麗亞第一次向聖女伯爾納德顯現的地方,在回答聖女的問題時,聖母對伯爾納德稱她自己是始胎無染原罪,也由於聖母瑪麗亞要伯爾納德在指定的地方找出的泉水,曾治好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疑難雜症,使得這裡早已成為全球病患朝聖的最重要聖地。

有關聖水的奇蹟傳聞,據說在露德設有靈奇治癒案件審查委員會,由各種信仰及無信仰者專家組成。

他們審查出許多專家們無法以科學檢定的靈奇治癒有四千多件,其中五十件被教會正式宣佈為聖蹟。

所以二月十一日聖母顯現的日子這天,也被訂為世界病人日,今年的Lourdes,相對的,會舉行有許多盛大的瞻禮儀式與禮拜。

二月十日晚上,在Lourdes滿街都有的宗教藝品店裡,有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紀念品與聖母雕像供人挑選,我們買了許多裝聖水的玻璃瓶,走到聖泉旁的水龍頭前裝聖水,並飲用質感柔和無味的聖水祈福,一邊拍照留念。

今天同時也是Pei ying的生日,四月份就要在法國正式受洗的她,是天主教虔誠信徒,選擇在這邊渡過生日,對她來說有不凡的意義,也因為她,我們才有這個機緣來到Lourdes這裡的。


晚上聖殿前的燭光,萬頭鑽動



今晚在街上,大夥兒也買了環有法文版玫瑰經,下方沾有藍蠟油之白色蠟燭,這顏色組合就像聖母當年顯靈時,聖女伯爾納德形容的穿著顏色一樣。

也像前一晚一樣,聖殿前的宗教彌撒正在進行,許多信徒岩洞前或在教堂裡、或在廣場上隨著儀式歌詠、默唸、沉思、禱告。

人人舉著蠟燭,萬頭鑽動,甚是壯觀!!!我們大夥拿著聖燭, 在冷風中祈禱, 心也為之平靜!!!

2月11日,就要離開Lourdes了,原本想趁著早上的時間去教堂彌撒, 但進入教堂才知,幾乎這一整天,有一半的彌撒全用是義大利文舉行的 ,相反的,法文彌撒反而不多 ,大約只佔四分之一,其餘是其他國家 ,還有一場為國際性彌撒 。

原本想說庇里牛斯山另一邊,還有天主教國家西班牙,所以以西文發音的彌撒會比義文多一點 的,想不到原來西班牙信徒平常都在週末前來,所以犯不著今天趕來湊熱鬧。

雖然沒有做成正式彌撒,但連續三天的漫步在聖殿前縱深長型的廣大草坪廣場上,每當舉頭望著教堂背後的小山,雲霧籠罩其間,心情竟自然的隨著山川的靈氣而安詳平和起來...,當時...忽然想起第一次來到法國前夕 ,二姐在台灣送的一串,底下也撰有「Lourdes」字樣的聖母像項鍊...。


創作者介紹

法國生活日記

france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