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on的白色聖母像

那一年的二月底,法國新聞除了報導美國欲攻打伊拉克外最惹人著目的是一個勃艮地的名廚舉槍自盡,原因是他所經營的三顆星餐廳被評鑑降級。


生性浪漫自在的法國人也會自殺?!



當然,自殺的背後藏有許多原由。

三島由紀夫的切腹,是為了實現櫻花式宿命美的極致 ,巴勒斯坦的人肉炸彈是為了延展宗教國族的抗爭,而一般庶民們的自殺呢?生存的價值與定義是誰說的準呢 ?




寫滿生命的奧文尼Monton鄰村碉堡

大象林旺死了 ,我在遙遠的他鄉同感悲悽 。

回憶中的背景同時出現,小時候爸爸牽我的手在動物園裡的樣子。

同樣是生靈,同天的電子新聞版面裡, 陪伴著台灣人民走過農業社會,兒時記憶裡,默默的供人差役,具有任勞任怨象徵,脾氣溫和的水牛伯伯們,如今卻因為不再被需要而野放,變成人人喊打的大漢溪野牛群。

曾經面對抗日戰爭的林旺,最後是得到榮譽市民的雅號, 雖然比兩隻外來,嬌貴的明星澳洲無尾熊晚些點。 而水牛們呢?新聞稿裡這樣寫著~『 .......整個捕牛行動將會持續進行,直到所有野牛全部緝捕到案為止.......』。

社會價值的變遷不在一瞬間,但在印象猛然的前後連接下,現實處境還是那麼地令人感到不堪。

生命的尊嚴,在這個現實世界裡,『存在』~好像成了一個隨機應變的選擇演練題。


在Monton山上遠眺的田野與古砲

三十萬人的反戰遊行 ,二月十五日在巴黎舉行,本土沒有實際發生對外戰爭經歷的美國人譏評法國人無知。

就在南韓新總統就職當天,同被列為邪惡軸心國的北韓發射兩枚飛彈,卻沒有人敢大聲應對,可見戰爭存在的價值也是有選擇性的,生命的存在價值也因此被選擇了。

或許是美國人在二次大戰拯救了法國,法國理不應該跟美國唱反調。但戰爭的殘酷,生靈的塗炭,在許多曾經深受傷痛的法國城鄉裡,許多許多兩次大戰紀念陣亡將士的雕像與紀念碑中,是實在不時地被提醒著。彷彿在每個鄉村、 每個城市、 每個教堂、 每個自己曾造訪過的地方的某個廣場或某個角落,或多或少都留著不可磨滅的傷痛回憶 。



殘破村落的山丘上 ,矗立著白色聖母像.....


曾經波及少數戰火的法國中部奧文尼田野,今天空氣中還是散發著甜美的氣味, 生命如何 又如何? 在這裡被提起, 好像顯得過於靜穆不太搭調。


篤信天主教的法國先民們,在奧文尼Monton村的山丘上, 豎立了幾十公尺高的白色聖母像,望著眼前一大片平和的原野,紛亂現實的世界,生命的無常,存在的價值是什麼?二月,在法國,我曾選擇在這裡靜思沉默不語.........。


生命裡,走過許多地方, 努力回想記憶中的場景, 滿滿的漂亮照片,也只能大量的記載在電腦裡。在那些凝定的停格畫面裡,我,找尋自己走過的足跡...........。






創作者介紹

法國生活日記

france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anworld
  • 戰爭的殘酷終究在很多年以後
    只是一頁的歷史
    葬送生命痛失親友的苦
    不會在未經歷過的人身上
    尋到刻骨銘心的警惕

    所以烽煙的火苗
    始終在權利的豢養中留存
    這是人類無法解除的詛咒嗎??
  • 記得當時布希剛要攻打伊拉克,在這山頂真的感慨很深阿!


    "烽煙的火苗, 在權利的豢養中留存..." 你的詞句用的真的很好!:)

    francelove 於 2007/11/23 03: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