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三年沒按鍵盤寫新遊記,這幾天看了密密麻麻塞滿照片的數位檔案夾,累積起來,沒有寫出的『法國生活日記』好像還真走過不少歐羅巴城鄉山川。

例如遠在法國邊陲,國境之南 ,與西班牙交界的一個地中海海港 Collioure, 就是一個讓人難忘值得再三回味的地方, 最近台灣映得火熱的海角七號, 讓我想起這裡 。


一句恭維賀喜人的好話-- 『好山好水 ,地靈人傑』 鮮活的指出一個地方風水好,自然會孕育出許多才俊豪傑來,相對的 ,很多自然美景也往往因為名人出現加持而韻事繚繞,更為名聲顯耀,兩者相輔相乘。


眼前屬於南國才有的沙灘棕櫚法國領土裡怒長著 ,這裡不是唐吉軻德的西班牙屠龍幻影地卻隱隱有著加泰隆尼亞的氣息 。

站在Collioure一頭,遠方山緣孤立著風車,一端還有名為『皇家Royal』的軍事城堡,有山有水加上豐沛的人文景致,一眼就叫人驚訝於此地的不平凡 。


停妥車後從地勢略高綠樹環聚的小丘停車場走向Plage Port d'Avall海灘, 四周寧靜地不像是極負盛名的風景美地。

地中海海浪頑皮地的拍打著沙礫狀沿岸發出沙沙的嘲聲 ,遠方狀似燈塔的長豎建物鑲嵌在海天一色自然帷幕裡, 耳邊除了波浪不斷的拍擊聲外,還有我們嘻笑逗鬧的迴音 。面海左側山崖有個龐然城寨,後方羅列的彩繪屋宇並無視我們孩子氣的嘻遊野鬧,大夥靜靜地佇立在悠閒山水裡扮著稱職配角。


港灣裡的海水乾淨到令人驚訝,清澈見底的水裡許多小魚悠遊地來回,淺海岩壁上還有許多黑黑點點 ,繁多不可數,近看原來是海膽。

這小東西讓我記起幾年前遊訪希臘小島的往事, 也讓人連想起宮崎峻卡通『神隱少女(千と千尋の神隠し)』裡那些拿炭燒藥可愛善良的帶刺小黑團。(可憐它將被我們吞入口...:p)


待在希臘的那兩個星期,人在語言不通的國外怕鬧肚子不敢生嚐野生海膽 ,但見Collioure村人就在岸邊操刀,就地鋪布擺上剛撈起的海膽,現場吃起生鮮海產沙西米來。

我們在親切村人邀請下 ,滴了幾滴青檸汁嘗了幾口海膽 ,果真鮮美味甜 ,走在海港旁的野獸派之路上Le Chemin du Fauvisme ,以為自己回到了當年那個熱情可愛的希臘小島。


作品用色大膽,用筆粗曠中見感情被世人譽為野獸派 Fauves的法國名畫家馬諦斯Henri Matisse(1869-1954)是二十世紀初印象派後畫壇一代宗師,其點描式強調冷熱光影原色的大膽筆觸, 用來畫人文色彩豐富卻又自然樸拙的Collioure港灣自是最適合不過 。

1905年駐留在此作畫的馬諦斯有感於此地的美,不斷讚嘆宣揚下 ,這個南境小鎮自此藝術家們(如Albert Marquet, Juan Gris, Braque,Dufy, Foujita) 絡繹於途, 連畢家索 Picasso跟達利Dali都曾慕名前來 。

這個原本沒沒無聞的邊陲小港在名畫家背書下名聲大噪,為了紀念他,前往燈塔的港邊小逕岩壁上至今到處都可以看到馬諦斯寫生此港的作品簡介牌榜。


這兩艘船在藝術家們的臨摩膳寫下, 已經成為Collioure的著名景標之一 。

那天,一旁還有樂團伴奏著地方Sardana戲曲 ,很是歡樂有趣。


路河入港一旁的Avenue Camille Pelletan道上,許多旅客坐在露天咖啡座趁假日來此遊憩 ,沿著城堡下的海邊小道走到這裡 ,剛剛停車的無聲海灘好像變成另一個世界 ,雖然熱鬧但卻像個悠閒的世外桃園, 只見這邊時間越晚人越來越多。



Les Templiers聖殿騎士是這裡知名的酒吧 ,裡面牆上盡是來此的名人畫像照片,坐在裡面,許多十七八歲的少男少女在這邊飲酒作樂著。


Collioure位在法國南部的Côte Vermeille朱紅海岸,背山面海,鎮內的高低落差就有六百公尺,樂山樂水 ,仁者智者近悅遠來。 (好像在說自己真不好意思:p)

從酒吧往外看, 吧內紛鬧的年輕人對比外頭的靜謐休閒氛圍 ,我們坐了一下就決定還是待在戶外看看遊人。


藝術氣息濃厚的這裡 ,連路邊藝人也斯文自得其樂不浮氣。

他們或耍寶賣氣球或揀拾海石彩繪大地,小孩 ,狗兒在海邊自在的玩耍,到處充滿了熱情朝氣 。


海浪燈塔,風聲遠揚,西元前六世紀就有人跡的樸實小漁港在馬諦斯後,又陸續來過許多知名藝術家探訪尋思,這裡的海天美景巷弄鄰里因此出現在許多名畫上,沙灘上有的是未被發掘的繪畫天才,空氣灑滿了色彩斑斕的文藝氣息...。


燈塔旁的天使聖母教堂Eglise Notre Dame des Anges裡頭有著巴洛克金碧輝煌的神竈,外觀純樸的教堂裡面出現這般炫目的景象令人驚喜。

教堂的一旁即為舊城區又被稱為Le Chemin du Fauvisme 野獸派小徑 ,這裡有許多有趣的藝術個性商店,遊人如織。


有美景相伴,又有前人歷史足跡讓人遙遠瞻望,崇慕追隨者心中蘊有的歷史傳奇與浪漫綺麗的山川幻想在這裡滿足旅人們貪婪的胃口 。

海港外一角的Chapelle St- Vincent小教堂有著遺世獨立的海角滄涼,百年看盡多少濤浪水手的十字架下盡是忙著取景的遊客。


人口不到三千人的Colliure在十五至十六世紀中葉間其實是西班牙人的領土,法王路易十四派兵佔領後才成為法國的領土一直至今。

海港這樣塗著大膽亮藍窗的建築,的確讓人有點身在巴塞隆納的錯覺。



從這邊往來時路對望,正是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

The Star-Crossed Lovers - Claude Williamson

(後記)不管好壞,只要是『生活』,三餐不管是細嚼或囫圇,日子還是同樣的過 ,可是『日記』這東西如果偷懶可就不一定會按時記載,有時遺忘了的時光在重回故地重新檢視後 ,才驚覺許多過往個人行旅感觸就這樣慢慢隨時間消磨憑空不見了,直到照片重映眼前才能再拾些過往光陰片羽, 可那又是滄海桑田後的另一種心靈咀嚼。

回憶就是這樣,有歡樂也有可笑的煩憂,這點在偶爾整理blog舊文時也所感慨,有幾回為從前的真而感動,有幾回也會為前幾年的草率文筆而羞赧 ,也罷 ,好壞總是人生記實。

collioure旅遊官方網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ancelove 的頭像
francelove

法國生活日記

france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